工作的成年人都不填调研问卷

“老张,方便接电话吗?”

“没事你说。”

“话说XXXXXX”

“……”

“那啥XXXXXX”

“……”

“后来XXXXXX”

“你怎么回事?这些话不是两个小时前刚聊过的么?”

“对呀,那时候我一边停车一边跟你聊,这不车找不到了我看看能不能场景还原一下回忆起啥……”

————————————-

有个传教士,出身粗俗,总是爱说脏话,在其他圣职者眼里,难免就有碍观瞻。
  这一天,传教士约了修女一起去打高尔夫球,传教士运起毕生之力,挥了一杆出去,结果没打中,空杆,自己摔了个屁蹲儿,禁不住骂了一句“他妈的,打歪了。”
  “教士,你又说脏话,你这样会遭雷劈的!”
  “切,谁劈我?”
  话音刚落,裤杈杈一道闪电劈落,劈到了旁边的一棵大树,直接把树给劈倒了,两个人吓了一跳,这时,天上传来一个声音“他妈的,劈外了。”
  彼时,树下正有一只狗在尿尿,结果好死不死被这棵树给砸死了,你说他惨不惨,比他更惨的是,他的狗朋友 – 另一只狗,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发生却什么也做不了,从那以后,狗儿们在尿尿的时候,都要一只脚撑着树,就是怕树倒了,砸到自己。

————————————-

“我一直以为我是他兄弟,结果我们只是薛定谔兄弟。”
“薛定谔兄弟?和塑料姐妹花是一个意思吗?”
“薛定谔兄弟是指,我们一直处于‘既是兄弟、也不是兄弟’的状态,直到我离开这家公司,我的‘不是兄弟’这个状态才得以确定。”
“噢,那你应该会长期处于薛定谔兄弟这个状态。”
“为什么,我也有可能到‘不是兄弟’那个状态固定呀。”
“据我这么多年对你的了解来看,你应该是‘底层核心员工’吧。”
“??????”
“就是资本家主要能剥削到的那批人。”

————————————-

“王哥,我第一次干街头调研这个事,有啥技巧不,什么人比较容易被说服做调研问卷呀?”
“大学生。”
“是因为他们闲么?”
“工作了的成年人,大多眼高手低,总觉自己时间值钱,不喜欢填调研问卷。”
“哈哈哈,他们真的这样吗?他们的时间值钱?他们的时间不就是被媒体、大V、老板各种操纵嘛~”
“嗯,你想没想过,外卖其实和‘投食’是一个意思,不要出去溜达,赶紧吃,我们的时间可重要了~”

————————————-

“王哥,我头一次干夜班出租,拉客有啥要注意的不?”
“12点之后不要拉35岁到50岁之间男性。”
“这是为啥?年龄能精确到这种程度吗?”
“这个年龄段的男性,要么是个小领导,平时爱指派人,上了车就叨逼叨的;要么连个小领导都不是,平时谁也使唤不动,上了车就牛逼了…白天还好,晚上和这种人一车,容易起冲突…”

————————————-

“王哥…”
“你又换工作了?”
“你咋接我电话这么慢?”
“我掐指算了下,你小子可能快结婚了…所以接之前犹豫了很久…毕竟我已经结完了…”

————————————-

“王哥,我要出国去了,我们的产品在亚洲打不开市场,要去拓展欧洲和美洲市场了。”
“你们做的啥产品?”
“卖给出租车公司的,出租车司机安全驾驶监控系统。”
“听起来和在哪个国家应该都有市场啊?是太贵了吗?”
“我们有个核心功能,是防疲劳,可我们系统实在分不清亚洲的‘小眼睛’和‘闭眼’。已经被客户投诉很多次了…类似的对话已经出现过很多次了…
‘我不就是眼睛小嘛!凭什么和我们公司反馈说我闭眼,说我疲劳驾驶!’
‘这位司机同志,据大数据统计,您应该是双眼皮,不是小眼睛,所以肯定不是系统误判。’
‘我…我…我是内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