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记事

ZXIQXLXQ,据后来的客户和同事说,那天MR穿得和英国人似的,手里还拿了把长柄伞,CK刚好赶上清明节,落雨纷纷;

上午08:32,出租车里,MR专注的看着右边的雨刷器咔咔的刮蹭着玻璃,同事在电话里八卦:“哥,你前些天给我跟我说的,隔壁部门的VP叫什么来着?”,“XYT”,“噢,早上开会,说换人了”,“卧槽,一天不去就这大事,那可是开国元勋来的,换谁了?”,”不知道,说是叫XK”;

MR讨好的把这还未确认的信息发给了同组的两个人,等等吧,嗅觉敏感的媒体会帮我挖掘更多的信息出来;

CK的天气称得上乍暖还寒,不到四月末,冬天的衣服先不要收,不然会冻到手脚冰凉,奈你穿得英国人似的也无大用处;

上午11:04,客户办公室里,纸杯里水凉的很快,为了取暖不断小口嘬着,上厕所的次数多了,MR特别怕客户开口关心自己的肾。客户说:“你们公司XYT还好吗?自从他来了以后,售后服务抓的很严,大家的业务起的很快。”,“挺好的,昨天还看到X总和同事开玩笑,看来这次公司变化对他影响不大,心情不错。”(唉,再让客户开心几分钟吧)

下午15:45,和NYZ一起,项目聊了没几分钟,话题马上就转到了公司的八卦上,“我们公司有点虎啊,这是要霸占今年上半年所有新闻app头条的节奏啊”,“哈哈哈,你听过加西亚.马尔克斯吗?”,“你想说的是‘魔幻现实主义’吧?”“下次就有经验了,调整不要先调整CPO,不然PR都没有人做了。”,“我觉得这段经验or经历很独特,我想把它记下来”,“好啊,我当第一个读者。”


 ZXIQXLIX,前苏联时期工人阶级有句著名的“俏皮话”:我们假装在工作,他们假装付工资;

上午11:22分,参加早会的时候被“告知”之前突然消失不见的同事是因为违反公司红线(私下交易)被“优化”了,优化这个词蛮好的,处处透露一种积极向上的情绪;眼瞅着就到中午了,怎么还没有我司的新闻出现;

15:17分,微信上有同事说“我签完离职了哈,小哥哥”,没来得及思考如何回复,电话响起,匆忙敲上几句客套话:“M老师,保持联系~多发朋友圈~”。挂了电话,总觉不妥,又补上一句:“M老师,正道自古难走,请继续做我的榜样”;

15:58分,“MQ,咱们的会还开么?”,“本来说开的,但是老板被人资叫走了…”,“哦…”,“你听说了么,HQ那边,人事窗口那屋,每天办理业务的人太多,好像办公室都要换了,因为地方不够用了”,“还是怨气已经弥漫得整个大楼都是了,哈哈哈”,“你经常回去HQ,有看到他们换地方吗?搞不好过两天我也要去办手续”,“那倒没有,只是在电梯里听到有人说‘今天离职的队短了,一会就排到了’。”

20:38分,“这个项目有必要做吗?打眼一看就知道没戏了啊?”,“我这是帮你,没有事情做,那公司不裁你裁谁?”


ZXIQXLII,晚起了几分钟,路上连熟悉的行人都看不到了;

上午09:08分,迟到的人会碰到各种诡异的事情,办公室里好像庞贝古城似的,东西都在,水杯里的热气还在徐徐冒着,却没有人;走廊里,拐过一个弯才发现,人群已经堆积到大会议室门外,XYT最后一次组织晨会;

上午12:12分,DAH说:“我其实是一个正能量很足的人,可是最近也有了些负能量,我估计要2~3个月才能平复”,“抽烟咯”,“你看我邮箱”,他把手机递给我看,“我每天能收到很多各个渠道过来的简历,因为我这边人还没有招够么”,“然后呢”,“这些日子,我发现40岁左右的人的简历明显增加了”

他使劲抽了口烟,我用脚使劲捻了下烟头。


ZXIQXLIZ,其实人只是爱新闻罢了,新闻不仅带来新鲜感和谈资,还让人与那吃人的猛兽有了隔断,好像隔着防弹玻璃看狮子老虎,全身心的安全;而听到新闻的人,会欢欣鼓舞的把话同别人讲,好似展现的是自己的心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