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树

一边咬牙往自己的禁区跑一边用最快速度瞥了一眼记分牌,49 :50,只落后一分了。

“先落位,先落位,不要扑,不要扑。“我努力让队友们保持好阵型,对面黑大个又靠了过来。”这哥们是打铁的吧,全场比赛只剩2分钟还生龙活虎似的”。妈蛋,一肘顶我胸口了,嗓子眼有点甜,我运了口气,没往后退。对面的控球后卫满脸全明星的表情,看起来是准备自己绝杀我们了。你来吧,你来了我就放弃这黑大个去补防你。

对面后卫做了一堆让我诧异他怎么还有力气的没用的假动作之后向篮下冲了过来,应该防他的“大哥”尝试从背后掏了下球就放弃追了。

对面啦啦队的女生开始尖叫,爱谁谁了,我放弃身边的黑大个补了上去,我只想给他点身体对抗然后好抢篮板。还没接触到,我先喊了一嗓子,“老王,往前跑”。身体接触,蹦框而出,摘下篮板,去他妈的,我把胳膊抡圆了用最大的力气把球甩到前场。“希望老王已经跑过去了。”之前我都没来得及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